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会员之声 >> 善念的种子

善念的种子

2019-10-28 09:24:40 来源:穆棱市老科协 浏览:49

善念的种子

穆棱市老科协  于晶

20191025

当一碗辣脆酸甜、色白透红的辣白菜端上桌时,我垂涎欲滴,总要急不可奈地先夹几块添到嘴里,品尝下这辣而微酸、甜脆爽口的滋味,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。老伴知道我特爱吃辣白菜,所以,每年到秋菜上市的季节,都要精心腌制些辣白菜。而我每当品味这道菜时,除了要大加夸奖一下老伴的精湛手艺外,还要跟老伴絮叨一下跟辣白菜有关的故事。其实老伴早就耳朵听出了茧子,但我总是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……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,父母从县城下放到几十公里外的农村,我留在县城上初中住校。那时家里生活并不富裕,每月我只有三十斤粮票和不超过十元钱的生活费,其中还包含回家的交通费。学校食堂的伙食是可想而知的,基本上是玉米面饼子,还有微带点油星的萝卜条汤,偶尔吃顿馒头算是改善生活了。正长身体饭量大的时候,但由于粮票有限,往往还要节省点吃。我班有位朝鲜族同学叫崔德善,人如名子一样,有德而友善,家在与县城一河之隔的河西公社普兴大队。普兴大队是朝鲜族村,一直保持朝鲜族做辣拌菜的饮食习惯,尤其是朝鲜族辣白菜最具代表性。崔德善家离学校六七里地,不用住校,但每天上学都要带午饭。我俩很是要好,当他知道学校食堂的伙食情况后,便时常给我带盒大米饭和一罐朝鲜族辣白菜。那时能吃顿大米饭真如同过年一样。特别是那裹着红辣椒末、口感脆爽、令人回味无穷的辣白菜,让我终生难忘,情有独衷。而我只能在家里自留地的苞米可以烀着吃的时候,给他背一书包青苞米让他和家人尝个鲜,因为朝鲜族村民以种植水稻为主,很少种玉米。初中毕业后,我家也从农村搬回了县城,我也就再没有品尝到这位老同学家的辣白菜。

打那以后,当母亲知道我特别爱吃辣白菜时,每年秋季也学着腌制些辣白菜,尽管不如朝鲜族阿玛尼腌制的口感地道,但我吃起来依然是那么津津有味。等我成家后,夫人也便学着腌制辣白菜,而且腌制水平不断进步。几年以后,手法已不逊于朝鲜族阿玛尼了。

前些年,我那位老同学曾当了几年村长,据说干得还蛮好。他曾专门组织过村民腌制朝鲜族辣菜,不仅在市区农贸市场销售,还把产品打入了哈洽会,远销到一些大中城市。我听说后很是为他高兴。有缘的是两年前的秋天,我随市区的老年门球队去这个村参加全市朝鲜村门球邀请赛时,竟意外见到了这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当我又提及上初中时他给我带大米饭和辣白菜的往事时,他便爽郎地笑起来,满脸的皱纹也舒展开来。他说,难得你还记得那微不足道的小事呀!我说,这哪是小事呀,它可是我一生也抹不掉的记忆啊!

现在看来,莫说是一盒大米饭、一罐辣白菜,就是到饭店吃顿大餐也已司空见惯,难以再引起什么特别的记忆;但在当年那种生活条件下,那盒大米饭和那罐辣白菜对我而言不亚于一场饕餮盛宴!古语云:荐人于无名之时,助人于危难之际。人在最难的时候,他人一句温暖的话语,一个滴水之恩的小小帮助,都会让人铭记于心,并心存善念。唐代诗人孟郊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的诗句,近代思想家梁启超“片言之赐,皆事师也”的名言,皆被我视为座右铭,常念好人之德,常怀感恩之心。正因如此,在我力所能及能给他人一些帮助的时候,我总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。

辣白菜,让我领悟到友情的珍贵,也在我心里播下了善念的种子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青松与白杨随想
协会简介 - 组织机构 - 协会章程 - 职称评审 - 大事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