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会员之声 >> 在那座山岗上

在那座山岗上

2022-05-08 09:14:21 来源:穆棱市老科协 浏览:4

在那座山岗上

 

穆棱市老科协  于晶

202258

 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,毛主席“五七”指示发表后,我们家作为全县第一批“五七”干部及家属,被下放到离穆棱县城东面三十多里的巨丰村。哦,那个时候,它还只是被叫做巨丰大队,是一个座落在山岗上的小村子。当时,这里是全县比较穷的地方,整个村里一栋砖房也没有,村内的路坑坑洼洼,通向村外的路更是泥泞不堪。如今再回去看看,已俨然是另一番景象了:红顶白墙的房子,整齐划一;平整宽阔的水泥路,纵横交错。只有山岗下那条小河,还依旧像四十年前那样静静地流淌着,似乎在诉说着那些挥之不去的往事。

那时候,我的弟弟妹妹都在大队的小学校读书。而我已经读初中了,父母为了让我将来能有点出息,硬是每月挤出二十元钱让我在县一中住宿就读。在县城读书的我,一般每个周末都要回一趟那座小山岗——我的家,看看父母,取点粮票和钱。为了给父母减轻点负担,每次五角钱的车票我都舍不得花,往往都是步行回家。从学校到我家,是三十多里崎岖山路,每次都要走上四五个小时。

那年夏天,天气闷热,连绵多雨,凑巧的是一到周末就下雨,一连下了三个周末。眼看着手里的粮票和钱已经没有了,我也十分想家,就盼着第四个周末是个晴天。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有意和我开玩笑,到了周末,天空中又扬扬洒洒地下起雨来,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。看看那比脸还要干净的口袋,想想父母期盼已久的笑脸和在那小山岗上等我的身影,我决定冒雨回家。为了能早些回到家中,我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近路,那是夹在平盛村与东兴村之间的一段山路,大概有五里路吧,山陡林密,崎岖不平。也不知是谁惹怒了老天,那天的雨一直下个不停,走在路上的我,虽然身上披着塑料布,可浑身上下还是被雨水淋透了。当我徒步走到龙王庙的山脚下时,天已经灰暗了。我望了望山顶,擦了擦脸上的雨水,咬紧牙关向山顶爬去。风把小路两边的树叶刮得哗哗作响,感觉好像有什么野兽在身后跟着我一样,心里难免有些恐惧。为了给自己壮胆,我一个人大声地唱着样板戏“穿林海,跨雪原,气冲霄汉……”大步向山顶爬去。嘿,还真有用,渐渐地居然忘了害怕。突然,一道闪电划破天际,接着一个响雷在我的头上炸响,在巢里栖息的鸟儿被惊得大声鸣叫,奋力地向四周飞去。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呆了,一个没留神从山顶上滚了下来……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爬起身来,发现自己好像一只掉入泥淖里的猴子,全身上下粘满了泥巴,狼狈极了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咬了咬牙,对自己说,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,多么糟糕的天气都阻挡不了我回家的脚步。

当那熟悉的小山岗朦胧地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似乎看见远方那小山岗上有个拿伞的身影。哦,我看清了,那是我的妈妈,每到周末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在那里接我的,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妈妈也认出了我,喊着我的名字,向我走来。当我们母子在小河边相遇时,妈妈一下子把我这个“泥人”紧紧地搂在怀里,流下了两行心疼的泪水。

第二天下午,雨过天晴,我要踏上返校的路程。妈妈在给我了一个月的伙食费外,又多给了我一元的车票钱,嘱咐我不要再徒步回去了。这次妈妈特地送了我一程,当送到山岗下的小河边时,我让妈妈不要再送了,并答应妈妈这次一定坐汽车回校。当我走到公路上回头看时,在那高高的小山岗上,一个瘦小的身影还在向我张望,我知道那是我的妈妈,那是一个慈爱的母亲对儿子永远的牵挂。

如今,五十年过去了,我的妈妈也已经过世,但在我的记忆中,那小山岗上永远有我的家,那个家里永远住着我的妈妈。妈妈在那个小山岗上张望着的身影已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,成为我工作、生活中一种温润的力量,让我面对任何困难,都不会失去勇气,坚强向前!

相关文章
协会简介 - 组织机构 - 协会章程 - 职称评审 - 大事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