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会员之声 >> 期盼

期盼

2014-06-17 09:26:15 来源:牡丹江市老科协 浏览:559

        

徐世铎

作者简介:徐世铎,生于1935年12月25日,今年79岁。14岁参军,长期从事飞机修理工作,曾任机修厂厂长。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学院,1981年转业到地方任牡丹江市五金交电站副总经理,1983年任牡丹江市糖酒公司党委副书记、副总经理,1995年退休。他爱好广泛,能文能武,热爱生活,热心公益事业。这次他联系军旅生涯,撰写《期盼》一文,生动感人。通过这样一件事讴歌解放军立党为公、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和艰苦奋斗优良传统。 

岁月的荏苒让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,也忘掉了很多事情,但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事情,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……

       

1973年,我在福州军区空军49师修理厂任厂长。一天,空军145团一架歼六飞机在复杂气象飞行训练中,因飞行员操作不当,飞机降落时,冲向跑道左侧的草地中,地面被机头划出一条300多米长,40多厘米深的沟。救护车、抢险车等各种车辆和场站人员都立即赶到事故现场进行救援。飞机前起落架严重变形,轮胎暴裂,机头下60毫米粗的30机关炮管折断,飞机前缘一半被地面磨光了,露出一个3—4米长的大洞,各种电线张牙舞爪地支棱着,零部件东一块、西一块满地都是。好在飞行员没有受伤。

当时,空军飞行事故等级划分标准是:机毁人亡为一等事故;机毁人在为二等事故;飞机严重损坏,30个工作日能够修复为三等事故。在事故现场,49师郑副师长问我:“能否修好?”我看到飞机从头到尾满机身都是泥草,看不清具体损坏情况,就对郑副师长说:“需拉回去,清理检查完才能确定。”郑副师长又说:“现在,台湾国民党的飞机每天都飞过警戒线,进入福建沿海领空侦察、挑衅。我师就只有20多架飞机能参战,要尽快将50多名飞行员训练合格后送到福建前线执勤,拦截国民党的飞机,上级催得很紧,任务非常紧迫,少一架飞机对整个飞行训练影响很大。你们要抓紧时间,尽快修好,这是命令”。

大家的心情和郑副师长的一样沉重,赶紧把飞机拉到机库。我立即组织维修人员对飞机进行清理,测量检查,做事故分析。经检查,飞机只有中断和尾部承力部分还算完好,飞机前下部损坏严重,四分之一没有了,测量机身水平线的第一测点已不存在,这个测量点是飞机中轴的重要测量点。整体看飞机损坏程度非常严重,修起来很麻烦。从材料上讲,当时没有现成的配件;从技术人员来讲,在四十九师经历过飞机大修的除了我没有第二人。我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地勤技术人员,十四岁参军就从事飞机修理工作,二十多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损坏程度如此严重的飞机,如果修不好肯定要定性为二等事故。于是,我如实地向郑副师长进行了汇报,并提出了自己的修理方案:“飞机损坏严重,中轴测量点磨没了。修理中第一个难点是:整机中轴线能否保持一致,否则,即使飞机修好了也飞不上天(24师一架故事飞机,因修理时没能修好中轴线,两翼不在一个水平轴线上,飞机上不了天只能在地面做模型教学机);第二个难点是:有些部件没有配件,需马上组织人员采购航材,绘图设计、加工制作。另外,要加班加点,24小时不停工,才能保证在一个月内完成修理任务。”郑副师长说:“军情紧急,一切以训练任务为主,你们马上干吧!”。 

接令后,我立即召集副厂长李国栋,教导员李坤贤召开支部会议,明确任务,确定时限,分兵把口,着手飞机的修复工作。由于我搞过飞机改装,修理技术和经验都比较丰富,支部会议决定,由我牵头负责事故飞机的抢修工作,教导员李坤贤抓加工机件的设计、施工和思想政治工作,副厂长李国栋抓其他飞机的日常养护、维修和部队的行政工作。会议强调:我们要调动全体技术力量,发挥修理厂敢想敢干、精益求精、敢啃硬骨头的优良传统,要发扬不怕疲劳、不怕牺牲、连续作战、苦干加巧干的精神,再造半个飞机和尾部合成一架整机,确保一个月内将飞机修复好,降低事故等级,完成上级首长交给的神圣而艰巨的任务,向全师一展修理厂风采。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

支部会议后,大家立即动起来,我带人将飞机修复工作流程图很快绘制出来,一场抢修事故飞机的攻坚战打响了。可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,发生了两件意想不到的事情,使我一生都感到愧疚和不安。

我的小儿子刚出生半年,白白胖胖的,有着一双与他母亲一样明亮的大眼睛,爱笑,不怕生。不知什么原因,最近几天不停地哭闹,部队卫生队看不出问题,建议到南昌陆军医院去检查治疗。原定与妻子一起带孩子到南昌陆军医院去检查,可现在事故飞机的抢修工作刻不容缓,我只能歉意的对妻子说:“事故飞机的抢修工作正在关键时刻,分秒必争,我无法离开,实在不能陪你去了!”妻子对我的工作很理解,虽然满心希望我能陪在她和孩子身边,但也只能无奈的带着半岁大的孩子独自去了南昌。

副厂长李国栋是山西稷山县人,前几天他的妻子来电报说要生娃,希望老李速回。事故发生前二天,他已向我请好了假,这两天还买了很多奶粉,正准备回家去探亲。请假时老李还说准备多请几天假,在家好好照顾一下,妻子太辛苦了。老李家在农村,非常困难,父母年纪大,身体又不好,平时妻子既要侍候公婆、照顾孩子还要忙地里的活。因有老人需要照顾,家属无法随军,老李觉得很对不起妻子。

事故的发生,使原来的一切安排都改变了。现在抢修飞机是重中之重。那个年代,军人对命令的理解是深入骨髓的,舍小家为国家是“溶化在血液中,落实在行动上”的。部队离南昌仅有80公里,一个半小时的车程。抢修的间隙,我也曾想去一趟南昌,说心里话,妻子一个人带孩子去南昌陆军医院,我也不太放心,但一想到抢修任务,想到飞机不尽快修好,飞行员就不能按时到前线执勤,我立即打消去南昌的念头。

支部会研究抢修时,我曾对李国栋说,你回家探亲吧,好好照顾一下妻子和老人,妻子生孩子了,地里的活也不能耽搁了。老李说看看情况再说。几天后,老李默默地把奶粉通过邮局寄回老家去了,主动留下来投入到事故飞机抢修任务中。

       

妻子带着小儿子到南昌陆军医院检查后,来电话:“你快来吧!医生说孩子内脏有问题,要做大手术,到底怎么办你来拿个主意呀!”妻子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!”妻子的话让我心痛、让我恐慌。我心痛妻子,担心六个月大的孩子能否顶住病痛的折磨。心急如焚,鞭长莫及,我只能在电话里安慰妻子:“要相信医生,孩子会好的,不要紧张,放松些,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过两天我去看你和孩子”。

孩子第二天上午被推进了手术室。妻子一人在手术室外,孤独无助,紧张害怕,坐立不安,流着眼泪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焦急地等待着。她恨自己不能代替孩子去承受痛苦,病虽然在孩子身上,但倍受折磨的却是母亲,这就是母亲的伟大。二个多小时后,孩子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。医生对妻子说,手术比较顺利,孩子的内脏移位,现已归位,需在重病室观察几天。这种手术现在可能不算什么,可在当年开胸手术要求的技术是很高的,风险也是很大的。妻子给我打电话告诉了孩子的病情,并说:“孩子刚手术完,不能喂奶,一直哭闹,24小时离不开人,你快来吧!这几天我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一个人要挺不住了”。当时抢修工作分十几道工序,拆装的机件、购进的零件、加工的零部件每个都有编号,有先后次序,一个地方出问题要全部返工,如果漏装、多装或装错发现不了,就要出更大的事故。我必须对抢修负责,必须时时刻刻在现场,况且,只有我有这方面的经验。我只能说:“你辛苦了,要注意身体,孩子会好的,你再坚持一下,我抽空一定去。”

四天后,妻子又来电话说:“孩子的病又严重了,要再次做手术,求求你,快来吧!”后来就说不下去了。电话听筒里只有哭声……

六个月大的孩子四天要做两次大手术能行吗?我告诉妻子,我马上请假,把工作交待一下,明天就去。可悲的是,孩子没下手术台就与我们永别了。第二天当我赶到医院时,看到妻子抱着孩子的小被躺在医院病床上,默默无语,两眼红肿,面容憔悴,人也瘦了一圈。几个昼夜的煎熬,身心交瘁,心中的期待没了,精神垮了,人也病倒了。看到我来了,突然放声大哭,我抱着妻子流着泪哽咽地连连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你受委屈了,我没有尽到做父亲和做丈夫的责任,大声地哭出来吧,这样会好受些”。妻子当年刚30出头,心里的压力,精神上的刺痛,一直都恢复不过来,只要见到同龄的小孩子就流泪,说咱们的小儿子要是活着也这么大了。从那以后就落下了个头痛头晕的病。妻子是名老师,在学校给学生讲课时曾多次晕倒在讲台上。

当天,我带着发着高烧,还没从痛苦中恢复过来的妻子返回了部队。不是军人没有情,不是军人不懂爱,当国家的利益摆在面前,工作的责任压在肩上,我只能强压下失子之痛。规定的时间过去了一半,现已到了冲刺当口,一回部队,我就又投入到紧张的抢修中。

这几天,副厂长李国栋也是沉默不语,只是闷着头干活,我感到有点不对劲,问他几次是不是有事,他都推说没事,就是有点累。中午吃饭时,我对教导员李坤贤说,老李好象有事,我问他也不说,是怕给我增加压力吧,你和他谈谈吧。第二天,教导员跟我说:老李家出事了。听这话,我吓了一跳,忙问到:出什么事了?教导员说:老李刚出生的儿子没了。简短的一句话,让我的心一紧,痛苦的感觉再次袭来,我和教导员谁都没再说话。原本,老李准备好回家探亲的,奶粉都买好了,为了抢修事故飞机,他决定把奶粉寄回老家去,留下来参加抢修任务。老李的妻子生孩子后,没有奶水,只能给孩子喂面糊糊。孩子吃了不消化,肚子胀得很大,当时农村条件差,缺医少药,距离医院又远,看到孩子越病越重,找亲属赶上马车一路颠簸去医院,但还是没有挽留住孩子。那个年代没有快递,邮件走的特别慢,奶粉到了,孩子也没了。这期间,老李的妻子曾几次打电报催老李回去,期盼老李看一眼刚出生的儿子,期盼能让儿子吃上老李买回的奶粉,期盼能照顾一下自己,但因抢修任务紧急,老李根本无法脱身。知道了李国栋家的事情,我很悲伤,我与老李朝夕相处八年,亲如手足,可对老李的情况却没及时发现,我感到对不起老李和他妻子小宁,但这一切已无法弥补。抢修任务完成后,我立即安排老李回家探亲,并让他代我向小宁道歉。老李回家后,妻子不让他进门,说他没人性,还有脸回来。老父亲失去了孙子非常难过,说老李不配当爹。老李给老父亲跪下说:儿子是部队的人,吃粮当兵,服从命令是第一位的,过几年我转业了,再报答家里吧。第二年春节前,我对老李说:叫小宁来部队过年吧,多住些日子,换个环境,养养身体。春节前小宁来到了部队,还有其他几位临时来队家属,我们几家人聚在一起过了个团圆年,我的心里多少算好受了一些。

做军人的妻子是要付出很多的,肩负着敬老养小的担子,惦记着远方的丈夫,忍受着两地分居的孤独与寂寞,辛勤操劳着,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和泪水,因此,军人们每当听到《十五的月亮》这首歌时,都会为妻子的付出流下愧疚的眼泪,丈夫懂得妻子的期盼,但为国防事业,军人只能为了国家而舍弃小家。

       

经过28个紧张的日夜奋战,事故飞机终于提前修好了。试飞那一天,我早早地来到机场起飞线,着急地等待放飞的指令。试飞由145团团长执行,起飞信号发出后,飞机启动,慢慢地滑向跑道,逐步加速,到了最大速度眼看就要离地升空了,飞机突然一个急刹车,轮胎在跑道上磨出一片白烟停下来。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怎么啦、出事啦,为什么没飞起来?

飞机又慢慢的滑回起飞线,停车、再次发动、滑行、加速、拉起,渐渐升高,在空中做翻滚、盘旋各种技术动作。我两眼死死盯着飞机在空中做着的各种姿态,一会象撒欢的野马,一会象蹦跳的脱免,一会象翱翔的雄鹰,一会象入水的蛟龙……

难熬的28个日日夜夜,仿佛过了半个世纪。破损程度那么严重的飞机经过我们抢修又重返蓝天,我心中油然然升起一丝自豪和宽慰。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这么多事情,好象就在昨天,恍惚有隔世之感。

经过二十多分钟的飞行,飞机安全着陆。我的心也放下了,我急着跑到刚出机舱的145团团长面前忙问:“怎么样?为什么要急刹车”?团长伸出大母指说:“很好,一切正常,平衡很好,象新的一样。急刹车是检验一下刹车系统,谢谢你们,辛苦啦”!

    我们多么期盼这一天,

期盼军人的付出有一声“好”作为回报,

期盼能为妻子分担一份辛劳,

期盼家人能理解我们的奉献、谅解我们的歉疚。

期盼两个小生命的在天之灵能快乐,不再有病痛,

期盼千万个祖国的花朵在和平的环境下茁壮成长,

期盼军人的奉献和牺牲给人民能带来安宁,

期盼祖国日益强大,永远立于东方民族之林。

   

相关文章
协会简介 - 组织机构 - 协会章程 - 职称评审 - 大事记